AG电子竞技俱乐部总部
關閉

【身邊的感動】胡余會:一位老黨員的“壕”與“摳”

2019-06-04 09:32:02  來源:中國臺州網-臺州日報   作者:章海英 鄭 胤

胡余會、梅金翠繳納的特殊黨費。 (資料圖片)

他,1928年出生,父親早逝,靠著鄰居東一碗飯、西一口湯,艱難成長,為了生計,做過童工,當過泥水匠。新中國成立后,他是村里首個報名參加抗美援朝的民兵團長,帶動身邊青年踴躍參軍;改革開放初期,他成為三門復建縣委組織部后的首任副部長,為全縣組織工作打下良好基礎;退休后,依然初心不改,熱衷公益慈善事業。

他,生活簡樸,吃穿隨意,常年一套中山裝,在自己身上舍不得多花一分錢;卻常常“巧立名目”,在退休后多次繳納特殊黨費,還屢有善舉,拿出平生積蓄澆筑道路、修繕活動中心、資助貧困學子……

他,就是胡余會,一生追求務實低調,卻在91歲的高齡,成了刷屏的“網紅”。三門縣委書記楊勝杰這樣稱贊他:“這是一個不忘初心教育的典型,全縣黨員干部增強黨員意識的榜樣。”

病床前的特殊黨費

5月29日下午,在三門縣人民醫院(中醫院)病床上,受疾病影響,數月前還精神矍鑠的胡余會,說話吃力,吐字含糊,神色頹唐,身體乏力,但依然伸出顫巍巍的雙手,把一個信封交到三門縣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朱先龍的手中。

信中裝有1.5萬元錢和一張便箋。便箋由胡余會口述、老伴梅金翠代筆:“我的病難以治好,入黨65年,最后再繳一次黨費,感謝黨的恩情,感謝黨的教育、培養。”

數日前,胡余會覺察到自己精神和身體有所異常,便專門將妻子叫到身邊。“他再三叮囑我,讓我一定要取錢交黨費,交特殊黨費,要繳1萬元。”夫妻倆相濡以沫,梅金翠最清楚丈夫的想法,專門去取了錢,自己也拿出5000元作為特殊黨費。她說:“我們都是多年受黨教育的干部,他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,一定大力支持。”

繳納特殊黨費,是胡余會臥病床上最念念不忘的大事,也是他65年始終如一的堅持。而這些對他的家人來說,早已習以為常。

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,胡余會第一時間找到三門縣委組織部,繳納特殊黨費1200元,還向慈善總會捐款2000元;建黨90周年之際,又交了971元,“9”代表90周年,“71”代表黨的生日;建黨96周年,他又交了1096元……

“交納特殊黨費不是義務,卻體現了老黨員的一顆赤誠之心。”三門縣委常委、組織部長王繼佳說,老一輩黨員的黨性修養和表率作用,值得三門所有組工干部和黨員學習,要把黨的優良傳統傳承下去。

用養老金筑公益路

6月3日清晨,雨后的三門縣北山顯得特別清幽,三三兩兩的晨練者正休閑地舞拳、健身,記者順著長960米、寬4.5米的水泥路蜿蜒而上,觸目所及是一塊低矮的路標,標有兩行字,大字為“德勝路”,小字為“水泥路面由胡余會先生贊助”。

北山是三門前些年才開辟出來的一個景區,最初由蔡祖本等熱心公益的人士募集善款開發,德勝路則是通往北山的必經之路,原是一條泥濘的山路,大雨一沖,就舉步維艱。

“那天我還在鄉下,老胡打電話給我,說有事商量,讓我去他家一趟。”今年88歲的蔡祖本,曾與胡余會在縣委組織部共事半年,退休后也常有交集,他回憶起2009年那個初夏的電話,依然歷歷在目。

2009年春,胡余會搬到北山附近的小區居住,勤于鍛煉的他注意到這個情況,便致電蔡祖本,表示自己愿意承擔德勝路改造工程的資金費用。

蔡祖本當即委托工程師對項目改造投入進行了測算:寬3米的路面需拓寬至4.5米,便于兩車通行,長度近1000米,路面改造整體估計需要20多萬元。

盡管經過幾次退休工資調整,2008年,胡余會的月退休工資也不過3000元,這實在是一筆不菲的支出。讓蔡祖本意外的是,胡余會居然一口答應,把子女的贍養費和多年積蓄全拿了出來。最后結算,工程共花費22萬元,全部由他一人承擔。

完工后,蔡祖本提議刻碑紀念,胡余會再三推拒,最后才同意折中的辦法:在路標上鐫刻“水泥路面由胡余會先生贊助”幾個字。

如今,每天通過德勝路上北山的登山客就有200多人,節假日更是數倍之量。修路也只是老人諸多公益捐獻的一例,他還先后捐助蘆田山村老人活動中心12萬元,章一山紀念館2000元,并資助了數名貧困學生。

一擲千金背后的“摳”

繳納黨費,他不拘泥于最低標準,屢次大額繳納;公益捐助,他慷慨解囊,竭盡所能,這位外人看著有點“壕”的老人,對自己、對家人卻格外“摳”和嚴,也不愿占用公共資源。

老人對穿著和飲食并沒什么講究,能穿就穿,能用就用,不愿添置新衣,一件衣服一穿往往數十年,直到“難以為繼”。對子孫教育則率先垂范,通過言傳身教,樹立良好家風,也管得極嚴,乃至讓孩子們覺得“相比家人,他更關心工作、更關心他人”。這也培養了孩子們的良好品性,非常孝順父親、尊重父親的選擇,特別是對老人的公益捐獻更是鼎力支持。

胡余會因常年鍛煉,素來硬朗,今年3月份卻出現疼痛難耐狀況,被送至三門縣人民醫院(中醫院)中西醫病房。3月31日,住院治療。對家人的安排,胡余會是“不滿意”的:認為自己沒什么大病,住院是浪費國家的錢。幾次嚷著出院,都被家人攔下來。

住院后,他幾乎不開病房的電視,說不能浪費國家資源,可在家中,他卻有每天看電視、閱報的習慣。得知病情后,又幾度要求安樂死,不愿花國家的錢。家屬只能苦口婆心輪番勸解:“你要不愿用公家的錢,自己家也能承擔得起。”他這才打消了念頭。

對胡余會老人,醫院的醫護人員同樣印象深刻,該病區副主任楊天興告訴記者,老人心態很好,對自己的病情有很好的接受能力,也非常配合治療,從不鬧情緒,對醫護人員也能理解,見面都是帶著笑容。

“我是從苦日子一路走過來的人,全靠黨的栽培,才有了如今的我,才有幸福安定的晚年。別人說我是享子女的福,我說是享了共產黨的福。”這是胡余會常掛嘴邊的話,他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著對黨的忠誠和愛。

相關鏈接

丹心一片誰與共

責任編輯:泮非非
相關閱讀
AG电子竞技俱乐部总部 8大胜国际娱乐 mg线上娱乐游戏 un彩票 11挂机模式 北京福彩pk10 二人麻将规则讲解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mgm澳门娱乐平台 江西11选五预测软件 红包大小单双玩法规则 天津时时彩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斗牛看牌抢庄技巧攻略 四川时时app